自2015年我國提出“國家大數據戰略”以來,推進數字經濟發展和數字化轉型的政策不斷深化和落地,2017年以來,“數字經濟”已經連續四年被寫入政府工作報告,2020年政府工作報告中明確提出“要繼續出臺支持政策,全面推進“互聯網+”,打造數字經濟新優勢”。

  我國數字經濟國省二級政策體系基本成型

  自2015年我國提出“國家大數據戰略”以來,推進數字經濟發展和數字化轉型的政策不斷深化和落地,2017年以來,“數字經濟”已經連續四年被寫入政府工作報告,2020年政府工作報告中明確提出“要繼續出臺支持政策,全面推進“互聯網+”,打造數字經濟新優勢”。

image.png

  隨著中央出臺數字經濟政策,地方層面也不斷加強數字經濟的戰略引導,2020年,我國31個省市(自治區、直轄市)的政府工作報告中,有26個省(自治區、直轄市)明確要大力發展數字經濟。

  到2020年底,我國31個省(自治區、直轄市)除新疆、寧夏,其余地區均出臺了數字經濟專項政策,包括數字經濟發展行動計劃、產業規劃、補貼政策等60余項,新疆、寧夏在政府工作報告中也提到了支持數字經濟發展,我國數字經濟國省二級政策體系基本成型。

image.png

  近兩年政策集中爆發 多以行動計劃為主

  截至2020年底,我國60余項與數字經濟相關的政策中,有約65%的政策是在2019年后提出,2020年各地方頒布的數字經濟相關政策數量占比最高達到37%。

image.png

  截至2020年底,我國60余項與數字經濟相關的政策中,主要以行動計劃和產業規劃為主,其中有約49%的政策是行動計劃,37%為產業規劃。

image.png

  國家政策開始著重布局數字要素市場

  從2015年最早提出“國家大數據戰略”以來,推進數字經濟發展和數字化轉型的政策不斷深化和落地,2019年11月在河北省(雄安新區)、浙江省、福建省、廣東省、重慶市、四川省等啟動國家數字經濟創新發展試驗區;2020年4月明確將數據作為一種新型生產要素寫入政策文件;

  2020年7月,國家發改委等13部門聯合發布《關于支持新業態新模式健康發展 激活消費市場帶動擴大就業的意見》,旨在支持新業態新模式健康發展,激活消費市場帶動擴大就業,打造數字經濟新優勢。

image.png

  31個省市規劃側重點各不相同

  從31個省市的數字經濟相關政策匯總可知,大部分政府均在2020年頒布了新的政策規劃,僅有云南、吉林、河南、山西、四川、天津、安徽、廣西、新疆和貴州未在2020年發布新的數字經濟規劃。

  從政策的側重點來看,數字經濟領先地區的發展政策已經從發展自身擴展至區域性發展,再拓展至帶動型發展,如2020年5月江蘇和寧夏聯合發布的《2020年江蘇寧夏數字經濟合作重點工作》。上海、浙江、廣東等地已經開始規劃數字經濟的管理和監督框架,而內蒙部、新疆等地方目前仍主要以基礎設施建設為主。

image.png

image.png

  由于各個地方的規劃目標不同,部分省市的數字經濟發展目標并未量化,前瞻主要集合以下省市和地區的數字經濟發展目標。

image.png

 

更多精彩,請關注“國脈數字智庫”及“數字政府智庫”SO

國脈數字智庫二維碼.png

(官方微信)

數字政府智慧組織

“數字政府智庫”SO是面向政府相關組織單元(個體、團體、機構等)的一個大眾化、開放式、賦能共益的智慧組織構建與深度協作平臺,助力政府組織數字化轉型與個體挖潛,引領以人的關系為核心的價值連接與協同創新。

數字政府智庫SO二維碼.png

微信掃碼加入

責任編輯:wuwenfei